成为一个社畜的标志,大概是下出租车时候说:“师傅拿个票儿” 。会在发现派单很远的时候取消重叫,上了车觉得热也敢让师傅开空调了。怎么讲我觉得进步还蛮大的。

几个很熟的朋友经常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总有说不完的话,真的神奇。像是每个人说会儿相声,互相捧哏,然后话筒交给下个人如此循环。和有趣的人类聊天真的很快乐,很多想不明白的事儿大家聊着聊着就想明白了。

在School分析Z的情感困惑,他说对方并不排斥和他date,但又觉得对方只认为是在和普通朋友出来玩。

哼,这不就跟之前豆瓣上的一个段子一样嘛。操得爽叫一段风流韵事,操得不爽就叫被骗炮。跟喜欢的人出来才叫date,跟不喜欢的人出来玩就叫出来玩。

有时候我都觉得现代人把date这个词给用烂了,动不动就我date我date的,其实对方可能只觉得是出来玩而已。不过也没有办法,人能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看见的世界,对每个人来说这就是真实的世界,真正的客观是没有人能看见的。

所以较真没有必要,主要就看个状态。几年前看电影读书的审美取向已经变了,不喜欢故事性特别强的,更在意能不能表现一种生活状态。

说到这里估计都知道要开始夸洪尚秀了。洪尚秀的电影没有很强的故事性,只是拍些痴男怨女一起吃饭,喝酒,聊天,睡觉之类的日常琐事。人们总是从陌生到熟悉,然后分离。

想到曾经和现在形同陌路的人说过那么多掏心掏肺的话,就尴尬得掉下眼泪来。

在每个人的生活中,这样的感觉大概会时常出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