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鼓楼和球球坐了一会儿,然后打车等排队的时候在胡同里散步,风好大啊,沙子都吹进我眼睛里了,可是还是觉得很舒服。

“好像很久没有半夜在胡同里散步了,也就大学的时候喜欢这样,但是突然发现其实很好,以后应该多这么试试。”还是北京凉快才能这样,要在广州我肯定觉得自己被上了个引燃,直接哭着回家还散啥步。一到夏天就开始爱北京了。

后来发现排不上车决定先骑自行车去她家再打车回家,刚开锁就下起雨了。行吧,在雨夜里自行车飞奔今天也是经历过了,被雨淋到被风吹着的时候忍不住狂叫,真好。

说到球球我总是忍不住提起那个16年加的野鸡文学微信群,这个微信群里当时成了三对儿,我,球球,还有H,我们三个南方女大学生和三个北京男大学生。不过现在已经全散了,还都散得不太好看。最后成的我和毛也是最早散的一对儿,最先成的最晚散,看来还是搞上得越快感情越深吧。

一直不好意思说当时我对毛的一见钟情是微信群里的一见钟情,就是觉得他发消息语气和别人太不一样了,又痞又帅又聪明的,连照片都没见过我就暗恋他了。

今天我们聊到喜欢这个事儿,我说我这人挺简单的,要是谁能让我感觉一天没跟他发微信我就浑身不舒服,我就是喜欢他了。我一天可以跟很多网友聊天(毕竟程序员等编译的时候真的无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可以一下子聊得很开心聊很多也可以几天不说话,没有所谓的。但如果聊成习惯就完了,我就要网恋了,是那种看到什么想到什么会第一时间分享的网恋,对方没说晚安就以为他被拘了的网恋。

我很吃对方报备行程这一套,会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对对方的生活有了参与感,是一种互联网式的参与感,毕竟大部分网友都是躺在彼此的好友列表不知道每天在干啥的神秘人士,而会跟我报备的人就跟这些神秘网友不一样。

当然有点严格,如果一天没有进行这样的分享,就会觉得彼此也在对方心里也不是有什么重要地位的人。听到很多朋友说跟暧昧的人几天联系一次之类的我都很震惊,天啊不每天联系的也能算暧昧对象吗,反正网恋患者我本人是完全不理解的。

然后球球说她最近就打算回深圳了,不想在北京呆着了,没有什么意义。我其实也经常思考这个事情,其实就是被爱情骗来的北京,本人完全没有为奋斗事业来北京的心思,结果人刚来爱情就没了,但觉得跑回家太丢脸,于是也就一直这么工作了下来。

能坚持上一年的班完全是拖了牛顿第二定律的福,只要没有外力,运动物体就会一直运动下去,上班人士就会一直上班下去,躺尸人士就会一直躺尸下去,所以根本不敢停。我能想到要是心思一动回了广州,我肯定就每月躺在床上收着一万五的房租,一直躺下去,直到爸妈觉得我是个废物把我扔出家门。

所以能咋办呢,既然现在的工作还算是舒服的,就只能一直上下去,改变永远比惯性要难得多。所以,baby,不要停。24小时摇滚派对不要停,一周五天工作不要停,停了我就起不来了。

昨晚喝多了,不得不说一番榨这个酒真的克我。喝别的酒我都没事,但两个月前喝了一瓶一番榨回家就吐,第二天头疼到吃止疼药都压不住,觉得地球要炸了。昨天在原料不信邪想了想这度数又不高喝一个没啥事,结果昨天喝到哭成傻逼今天吃了四次eva才勉强苟命。

哦对了虽然我不喜欢蹦迪,但有时候我还是觉得这种地方挺好的,因为可以在里面尽情哭随便蹦反正没有人看得清我的脸。上次边蹦迪边哭还是15-16年跨年在上海shelter,和para一起,当时边哭边想,新的一年会好吗,不会的,只是换了个数字的年份,我的生活肯定还是这个逼样,人们安慰自己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可是这么说的时候真的信了吗,我好想相信可是信不了啊,于是我只能在舞池里哭。

三点多回了家,在微信上和一个广东网友聊了一阵,他说要给我打语音,我答应了。但其实我这人非常非常不喜欢打语音,只喜欢文字聊天。昨天说了很多没啥意义的话,北京怎么样,广州怎么样深圳怎么样,我们以后打算做什么,共同好友怎么样,最近认识的人怎么样,然后他说听到鸟叫了,天亮了,我透过窗帘缝隙发现确实天亮了。

突然有一丝感动,互联网可真好,网线让我们不再孤单。想到每个周末都是喝完酒自己回家,面对电脑发很久的呆美名曰醒酒,其实就是难过。派对终将散场,baby总得回家,回到一个人的家,没有什么是在等待我的,好心酸哦。昨天是第一次回家以后有人说话,不得不承认还是挺开心的,谢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