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会挺多人吐槽我的想法,但这也是十六七岁的时候经常捉摸的东西,现在刚过了十七的尾巴,想想记录也不算太晚。
  从《抽象与移情》开始吧。一个基友跟我讨论时提出来的,他或许是为数不多的愿意跟我说话愿意听我说话的人。
  里面说,原始人的艺术和现代艺术一样,是建立在对外界的极大不安这一基础上的。原始人和现代艺术家一样,无法与世界建立联系,于是便在作品中建立永恒。
  而现代传统艺术家呢?从审美角度说,他们在进行移情,创造的过程就是主题审美的客观化。从社会角度来说,他们渴望与世界建立联系,便穷尽一切语言,试图在作品中建立一个和现实有关联的世界并尝试解释它。这就有了所谓的抒情,表意和宣传了。
  本来讨论的是语言问题,前者必然进入无言,或者说虚无的状态。对后者来说,再多的文字色彩素材也不能穷尽世界。跑题了。
  包括音乐和文学,现代艺术似乎都有了去情绪化的倾向,个人是十分喜欢的。
  情绪总是短暂飘忽易流逝飘忽不定的,没有哪个人归属于某种情绪的说法,而某种情绪却可以说是归属于所有人。因而它很难有独特性,优劣性,总是殊途同归。
  举个例子,出于完全不同的目的,崇高的低俗的,拥有了相同的情绪。无法由情绪去判断优劣。
  如果有真正重要的东西,应该是永恒性的真理性的在任何情况,或者说,情绪下都可以坚定的东西。
  混杂太多私人情绪经历的东西,也许容易成为卖座的作品,却很难达到艺术高度,除非能很好的表象去掉留下内核。就像从蚕蛹中抽出蚕丝一样。而且是能跨时间跨空间的内核。所以有时候觉得那种反映某个时代某个年纪人的迷惘之类的作品还是略小家子气了。
  达到去情绪化后,再深入下去就是去人性化了。这个高度达到的作家应该很少,在我浅薄的阅历里能确切算是的应该是兰波和博尔赫斯了。他们构造了自己的宇宙,没人情味儿。
  能够去情绪化甚至去人性化的作品几乎都是好作品,当然好作品不一定要去人性化去情绪化。我觉得王小波这两者都不是,但我依旧喜欢他,我一辈子都想嫁给王二。